黔东南新闻网
首页 黔东南时政 社会综合 法制 民族风情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走近石乃亥民间艺术团 关注少数民族公共文化服

发布时间: 2019-05-02 15:21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8日讯(记者 魏金金)“说实话,有时候也有点松懈,原来年轻的时候,满腔热血和信念,现在慢慢就会比较吃力。但通过这次学习,还是有点动力,决定坚定做下去。虽然辛苦了点,竞争对手比较多,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是轻资产”,近日,青海省贵南县石乃亥民间艺术团团长索南卓玛和艺术总监桑德夫妇在接受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采访时这样谈到。

  据了解,贵南县石乃亥民间艺术团位于青海省海南州,1997年,由时为当地优秀基层文化干部索南卓玛策划组建而成,当时是一支仅有23人的藏族歌舞表演队。经过多年努力,现已发展成为深受农牧民喜爱的民间艺术团,并先后在全国20多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进行演出。2005年,被中宣部、文化部评为“服务农民、服务基层”的全国先进民营文艺表演团体,2008年被命名为“第三批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据悉,多年来,石乃亥民间艺术团在传承弘扬了优秀民族传统文化、丰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先后吸纳大批下岗失业人员、困难家庭成员、大中专技校毕业生及农牧区青年,积极致力于当地的公共文化服务建设。

  索朗卓玛告诉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目前,随着市场的需求地逐步减少,艺术团的人数从以前的100多人锐减到70、80余人。“我们团人数最多的时候可以达到三四百人。当时周边邻村的、临县的、临州的,都有人跑过来。云南、甘肃、,还有其他自治区的也来我们艺术团参加培训。有时候会有一二百人来跳舞,就在打碾场培训,一跳就是一两个月。没有住的地方,大家就都住在农户家里。后来来自全国各地订单的慢慢增多,我们会根据他们的需求进行演出输送,到2010年,我们的市场一直非常旺”索南卓玛谈到,艺术团往往按照每个地区的需求规模以团队的形式进行文化输出。在这种“走出去”的影响下,慢慢地当地的农牧民的收入也随之提高。因为艺术团基本都是靠“文化输出”这种方式来实现的,所以艺术团里的舞者大多年龄集中在16 到28岁之间,“大部分已婚或者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会适时选择回家或者做其他的生意。一些艺术团队的舞者在走出去对外演出的过程中,也会学到一些先进的生存理念,好多人现在开始做生意,做批发,做工艺品,开酒店,或者是自己组团”,索南卓玛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并自豪地讲到,此前艺术团的一些人也有参加《星光大道》等其他舞蹈比赛并取得非常优异的成绩,且现在发展得都特别好。

  采访过程中,索南卓玛谈到,其实最初在租组建艺术团的时候,自己并没有考虑到盈利的问题,“到目前虽然有一定的盈利,但是投入还是相对比较高。因为我们是民营单位,相对国有院团而言,每年有40、50万的投入做服装,我们就只能靠奶茶,或是做工艺品。2005年的时候,我们贵南县资助我们做了藏族文化艺术开发传播中心。这个文艺开发传播中心现在在我们县文化馆属下,我们主要是负责做演出、培训等”。据了解,因为依靠单独演艺产业并没有办法足以支撑今后的长远发展,所以后来,索南卓玛开始积极探索通过打造以青稞、藏绣、藏香为主的农畜产业链来辅助自己发展,并成立了贵南县农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同时与当地自治州上的职业技术学校合作共同开办舞蹈艺术专业,“好多人都说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比那些真正科班毕业出来的人跳得还优秀,那是一开始他们就不断出去演出经常锻炼的结果”,索南卓玛笑着谈到。

  “我们村还是比较有名气的村庄,国家也给予‘歌舞艺术之乡’这样的荣誉。最近这几年,我们当地的经济收入也在逐年上升。通过这次学习,给我们很大启示。今后我们再怎么发展,也一样是在村里做文化”桑德谈到,之前也有想过要真正“走出去”,通过展演、展示的方式走出去,但还是觉得有种“守株待兔”的感觉。随着近两年青海省旅游业的不断发展,在谈到关于“在旅游景点做实景演出”时,桑德表示,目前因为经费、场地、市场营销、经营管理等各方面还不成熟,暂时也只能以小分队的形式对外输出。索南卓玛告诉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文化旅游演艺相对于青海省其他特色传统手工艺而言,在当地享受到的扶持力度相对更小,而且短期之内也实现不了一定的经济效益。虽然自己此前也想通过创作几部规模较大的演出作品来配合“走出去”,进一步加强石乃亥民间艺术团和藏族歌舞的品牌效应,但是因为成本过高,风险过大,同时在院线化市场运营方面又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开始。

  期间,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特意采访了桑德夫妇关于“文化产业专项资金申请”的问题,他们对此表示,一开始自己也不知道,“从省里再传到市里,然后传到县里,这中间的时间差,差不多就过了项目申报时间”,并提到有一次他们甚至拿着逾期将近两年的资料去进行项目申请。桑德告诉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像在、青海、新疆等少数民族聚集的边远地区,因为经济比较滞后,对于国家的一些重大的政策平时的关注度也不够,加之网络不畅等因素,类似这样的信息不对等时有发生。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希望今后国家能够出台更多开放性、扶持性政策。

  采访的最后桑德谈到,“说实话,有时候也有点松懈,原来年轻的时候,满腔热血和信念,现在慢慢就会比较吃力。但通过这次学习,还是有点动力,决定坚定做下去。虽然辛苦了点,竞争对手比较多,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是轻资产”。随着近几年,国家在藏羌彝、丝绸之路、特色文化等方面的政策倾斜,以及近日习总提到的“关于加大扶贫开发和乡村旅游的指示精神,桑德坦言,对于今后他们会继续坚定信念,更加有信心。

  据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了解,此前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培训学员毕绪龙曾提到,在今后的两到三年间,国家将专门出台针扶持老、少、边、穷相关产业发展的具体扶持政策与指导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