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新闻网
首页 黔东南时政 社会综合 法制 民族风情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学子论文]我国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的价值及发展

发布时间: 2019-03-14 19:37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

  】纪录片是电影电视媒体的一种有效的表现形式,以少数民族生活、文化、历史为题材纪录片的纪录片在民族性、地域性等方面有着显著的特征,蕴涵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是反映少数民族地区发展变化、传播少数民族文化的最佳方式之一。少数民族题材的纪录片曾涌现出不少优秀的作品,但是作为一种传播产品,其在市场上的流量是有限的,如何拓展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的市场,扩大其影响是需要探讨的一个问题。

  近些年来,我们欣喜地看到,纪录片——这个长期在寂寞与艰难中苦苦挣扎的片种,获得了突破性的发展。一些纪录片在国际纪录片大赛中频频得奖,一些纪录片得到观众一致称赞。其中就有一些涉及少数民族的纪录片,比如《甲次卓玛和她的母系大家庭》、《神鹿啊,我们的神鹿》、《最后的马帮》、《茶马古道》。其中《甲》被评为“2004——2005年度中国电视纪录片十佳作品”。这些纪录片我们称之为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

  少数民族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在自然环境、文化习俗、宗教信仰等各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少数民族的经济发展、文化变迁都引起人们的关注,要想抓住西部大开发的机遇,实现少数民族的历史性跨越,必须重视开发利用好大众传媒这一重要资源,发展以少数民族为对象的信息传播,促进少数民族的发展。纪录片是电影电视媒体的一种有效的表现形式,具有表现力、亲和力等诸多优点,并且具有实录生活的贴近性,是少数民族题材作品中常用的一种形式。

  每一个民族都有区别于另外一个民族的特质,这也是一个民族之所以存在的前提。这些特质包括一个民族在历史的长河中积淀流传的语言文字、神话故事、舞蹈歌曲、服饰饮食、宗教信仰、生存理念、生活方式等等。这些特质我们可以概括为一个民族的民族文化,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存在的象征,“一个民族丧失了自己的民族文化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大众传播的兴起,少数民族文化正处于多元文化的背景下,经受现代和传统的煎熬。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在创作中探究民族文化的内核和精华,记录民族文化的变迁,探究一个民族与社会的融合之路,具有重要的意义。

  地域是指一个面积较大的区域,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山川景物,自然环境,居住在这个区域的人们传承共同的历史文化,由于共同的生活环境具有约定俗成的民风民俗、习惯心理,乡音俚语,形成地域文化。比如四川的巴蜀文化、河北的燕赵文化、云贵一代的滇黔文化等都是地域文化。少数民族聚居区也有其地域文化,如蒙古游牧民族聚居一代的北方草原文化、黄土高原文化、新疆维吾尔地区的西域文化等。地域文化是居住在这个地区的各民族所有文化的集合体。以纪录片《丝绸之路》为例,这部纪录片以丝绸之路的沿途壮丽景观、历险故事、丝文化艺术及沿途人民生活状况为内容,展现的是这一区域的独特的风情文化。

  这种比较包括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横向比较和少数民族自身纵向的比较。少数民族并不是处在一个封闭孤立的环境中,而是在一个多元文化的大环境中,在这个传媒发达的社会,各种文化相互接触相互影响,外来文化和民族本土文化碰撞冲击融合,民族文化在历史前进的步伐中艰难的维系自己的本色,同时对外部环境作出一定的妥协或者迎合,吸纳和兼容异质文化。这种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对比在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中多有体现。这促进了社会对少数民族的关注,对少数民族文化作出积极的保护。少数民族自身的纵向的变化其实也来自横向多元文化对少数民族的影响。纪录片不仅致力于表现不同文化,还着力表现同种文化自身在不断的传承中细微的或者显著的变迁。

  纪录片作为一种影视形式,既是一种文化载体,又是一种文化产品,对少数民族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影响。

  众所周知,纪录片是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不虚构,也不用演员扮演。真实是纪录片与电影电视剧最根本的区别,纪录片是一种真实的美学。正因如此,少数民族题材的纪录片呈现出的是少数民族真实的生活,可以让外界对少数民族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避免曲解。纪录片这种特殊的题材,被人们称之为真实的美学,它对民族文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长期的积累的。

  首先,展示民族自我形象,开发民族文化资源。一个民族的文化融合在其日常的生活中,纪录片不动声色的将这些生活场景搬上银幕,对民族文化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并且由于纪录片都是真实出演,所以更具可信性。例如外界对摩梭族的走婚理解有诸多的偏颇,有人认为摩梭族的孩子不知道父亲是谁,更有旅游者到泸沽湖时想和当地女子走婚,《甲》这部片子很好的消除了人们的误解,展现了泸沽湖旁摩梭族真实风貌。渐进消逝的纳西古乐引起人们的关注,并且走进了维也纳的最高音乐殿堂,这其中和纪录纳西古乐的纪录片是不无关系的。

  其次,关注民族文化命运,思考文化生存传承。有人形容纪录片是高级的叙事散文,一部好的纪录片不是生活的简单再现,其中必定包含着作者理性的思考,同时这种思考能够引起受众的注意,并产生共鸣。《神鹿》中,作者经过十年的追踪,十年的关注,记录了柳芭十年的心路历程,也记录了一个民族十年的变化沧桑。片子中柳芭游走在城市和山林之间,始终找不到心灵落脚的地方,而她的家也搬到山脚下政府为他们建的村庄又搬回山林,在现代文明和传统生活之间徘徊。年老的萨满的衣钵无人传承,庇佑家族的神鹿死亡,最后一家鄂温克人也要离开山林了,片子所纪录的这一切让人们陷入思考:是否所有的民族文化都应该给予生存的机会?弱势文化如何在外界文化的影响下延续下去?虽然纪录片不能提供这些问题的答案,但这原本也不是纪录片的职责,正如美国著名影视艺术理论家罗伯特?麦基在其大作《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一书中说:“有史以来,所有的经典作品给予我们的绝不是解决办法,而是清醒的认识,并不是答案,而是富有诗意的坦诚,它们对人类世世代代为做一个人而必须解决的问题作出了不容忽视的揭示。”

  再次,浓缩民族兴衰历史,记录社会发展变迁:纪录生活,纪录事件是纪录片的本职,它可以记录下一个民族兴盛衰落的过程,纪录一个事件的前后始末。今昔对比,以史为鉴。

  少数民族地区多集中在我国的西部,经济上和东部发达地区有一定的差距。我国实行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目的就是开发西部资源,促进西部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但是民族的发展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持,也需要从自身内部寻找发展的力量源泉。这种力量的源泉就开始文化。纪录片中对少数民族文化、自然环境的彰显,给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少数民族地区的旅游兴起、民族工艺品的走俏应该说是少数民族发掘民族文化经济价值的一个例子。其中纪录片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是民族与民族之间沟通的桥梁。在中国这个多民族的国家,政府一向实行民族平等民族团结的政策,纪录片的一个重要的社会功能就是帮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增进了解,避免误会,进而相互理解,彼此尊重。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步形成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对事物有不同的理解和诠释,不同民族的人只有相互容忍,对不同的文化采取赞赏宽容的态度,才能有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纪录片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认识少数民族的机会。现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接触日渐频繁,很多少数民族地区的人开始走向东部的大城市,少数民族纪录片用真实的生活场景资料拉近了不同民族人们之间的距离,促进了人们之间的融合。

  纪录片是反映少数民族地区发展变化、传播少数民族文化的最佳方式之一。少数民族题材的纪录片曾涌现出不少优秀的作品,也受到了少数民族群众的好评。但是纪录片作为一种传播产品在市场上的流量是有限的,如何拓展纪录片的市场,扩大其影响范围?

  1916年弗拉哈迪拍摄了世界上公认的第一部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很长一段时间纪录片是作为一种“真实电影”出现在影院里。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电影纪录片伴随着电影生产和销售日益不景气而逐渐在影院偃旗息鼓,纪录片转向电视领域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很多电视台开设了纪录片栏目,比如云南卫视的《经典人文地理》,中央电视台的《生活空间》、江西电视台的《传奇》等,并且有很多受大众欢迎的电视纪录片出现:《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话说长江》等。现在我们可以把纪录片简单的分为电影纪录片和电视纪录片,但两者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

  可以说栏目化是纪录片在大众传播时代的一种生存策略,电视对电影的挤压促使了纪录片从影院金蝉脱壳,以电视纪录片栏目的形式在电视上抢得了一席之地。纪录片的弱势依托电视的强势有望得到发展。

  以内蒙古卫视的上星纪录片栏目《北国纪事》为例,“讲述、追溯、纪录、发现内蒙古土地上历史、人文景观和故事,进而形成一部用形象化的语言和方法记录内蒙古的影响历史”,《北国纪事》还原历史的真实,记录明天的历史,同时又关注现实生活,关注百姓身边故事,让更多的人认识内蒙古,用记录的方式关注着这块土地的文化和文明,开播收视率在内蒙古卫视中排行一直在前。

  纪录片的栏目化运作也是纪录片产业化发展的必然之路。目前作为纪录片主要经营机构的电视传媒,目前的要务是找准适合的纪录片栏目经营内容与对象定位,摸索出适合电视媒介自身发展规律的一整套运作体系,逐渐使电视台体制内的纪录片生产步入一个良性循环的空间。2004年云南电视台,推出了《经典人文地理》纪录片栏目。栏目一开播就追求着纪录片新的表现形式,让观众在平实的视角中,能感受人文地理中的真实变迁,从历史和现实中吸取营养,直观感受人物和事件中的哲理和思想。栏目中播出的纪录片《茶马古道》获得中日韩电视制作论坛最高奖。

  第二,纪录片和电视结合并不能保证纪录片就可以大放异彩了,少数民族纪录片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1、追求深度上的超越。有一些纪录片对民族文化的反映尚未超越饮食、服饰、节日、歌曲等的范畴,仅仅是浮光掠影而已。甚至有的纪录片是从猎奇的角度出发以满足人们的好奇。这样的纪录片做多只能说是对少数民族肤浅的宣传,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纪录片的深度来自对人生和人类生存空间的关注与思考,拨开层层表象,探究文化的内核,讲述人生体验,探讨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触动观众的内心,进而引起思考。

  2、关注民生的态度,平民化的视角。纪录片一直被认为是“高雅艺术”、“精英文化”,是“一群精英做给另一群精英看的”,是“小众”范围传播的。这种理念在当下已经受到质疑。任何一种艺术形式价值的体现应该是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当然平民化并不意味着庸俗媚众,而是指在选材角度和表现手法上考虑到大众。例如在选材上不仅仅是纪录历史和文化现象,更多地将镜头对准少数民族身边的人与事,体现“关注现实生活中小人物”的人文精神,离现实生活、离普通人们近些,再近些。让少数民族群众充分参与其中,变这种小众的、精英的艺术为大家的艺术。在中央电视台《生活空间》是很好的例子,《生活空间》的栏目定位可以概括为片头一句话: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关注当代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并将他们的事件、情感、状态、心理需求和审美口味等作为主要的选题对象。将百姓事用纪录片的形式展现,真正平民的视角和纪录片的记录真实的魅力结合,受到很多人认可。

  3、打造纪录片栏目的品牌:民族题材纪录片有丰富的文化资源,纪录片栏目应该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打造精品纪录片栏目,树立栏目品牌形象。一个栏目在选题、风格、内容、主持人的语言风格,包括背景音乐、主持人服饰等方面秉承一贯的风格,而这种风格又是受到观众接受和喜爱的,那么栏目就会在受众心理上具体化,被认同并形成收视习惯。当个频道整体水平一致是,影响收视率高低的往往是具体的品牌节目。

  4、开设民族纪实频道:频道的专业化是电视的一个发展方向,这是一个大众化的时代,也是一个窄播化的时代。频道的专业化使目标受众更明确。以中央电视台为例,开设有电影频道、电视剧频道、新闻频道、音乐频道等等。开设民族纪实频道,以民族题材纪录片为主,开设多种关于民族题材栏目,形成频道的整体风格。民族纪实频道题材以少数民族为主,栏目方式以纪实为主。但是纪录片制作周期较长,投入较大,相应的资金回收慢,民族纪实频道的具体可行性需要进一步论证。但这无疑是民族文化传播的一个有效的渠道,值得去考虑。

  纪录片通过纪实手段解释历史,分析现在,引导未来,是推动社会文明的一种重要手段,在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实施过程中,民族题材纪录片在纪录民族的同时,也担负着各民族相互交流理解的桥梁。本文从民族题材纪录片的特点入手,阐述了民族题材纪录片的价值,分析了民族题材纪录片未来发展的方向。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的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何充分发挥少数民族题材纪录片在少数民族发展中的现实作用,值得进一步研究。